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酸酸甜甜,你是我的唯一-重逢相伴

酸酸甜甜,你是我的唯一
小說推薦酸酸甜甜,你是我的唯一酸酸甜甜,你是我的唯一
“对不起顾客,宠物禁止入内”肯德基的服务员对进门一身红衣的凌冰释做出X的手势。
“你说阿神啊,它不是宠物,我兄弟。对吧,姐?”
凌冰夏看都没看凌冰释一眼,对服务员冷冷的说道:“他,我不认识!”一袭白裙决绝离开~
嘿…咦?快递员美眉,凌冰释把目光锁定正在接电话的韩唯一。
嗷嗷,阿拉斯加犬失望的长吠。
“king!”接电话的韩唯一微笑点头,算是打招呼。
不知何时,金野阔和幕俊野不约而同的移步韩唯一她们这桌。
“好,诺姐姐,一会见,我挂了。”韩唯一放下手机。
幕俊野帅气的吹了一声口哨,凌冰释穿餐桌越过人群,径直而来。
“king哥哥,你也在呀吃汉堡吧,哦,我忘了,没有你们那的鸡腿好吃!”小家伙叽里咕噜说着,旁边的人都一头雾水。
“小鬼,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在说话。”幕俊野坐在韩唯一身边的椅子上。
“哦”
三生缘分
轩轩喝了一口可乐,手里的鸡腿汉堡可没放下。
“小轩,你妈妈呢?”金野阔坐在轩轩身旁。
“外婆做手术,她去医院了,是恐怖大哥哥和讨厌大姐姐带我来的!”小家伙似乎透露着不满和委屈。
“小鬼,你说谁恐怖!”幕俊野手握拳头。
“他~”轩轩手一指,“是他,就是他。”
“凌冰释?”
山裡漢子:撿個媳婦好生娃 小說
小家伙的应变能力好快,手指红衣凌冰释。
哈哈
Toy Ring?
乖啦~
“都在啊?巧了!!”红衣凌冰释那发型简直就是电视剧里拓跋余的发型,不过比拓跋余的头发短很多。
“嗨,送快递的美眉,见到你比见到他们俩都高兴。”
晕~
难道他们都认识?韩唯一又是微微一丝笑,不是发自内心,而是勉强~
“她是你未来的嫂子,小子,不准起歹心!”幕俊野眉毛上挑。
“king,我好怕怕哦。”凌冰释故做娘炮可怜状~~~
什么嘛,才不是呢!
韩唯一在意着king的表情。
他一身正坐,云淡风轻,飘逸悠闲,“这些年在美国过的好么?”
“不好!”凌冰释顺手拉过一个椅子坐下。
韩唯一有生以来觉得自己如空气一般。
“为什么小子?有人欺负你不成?”幕俊野把手搭在凌冰释肩上。
?king神色凝重,“怎么?眼睛”
“主要是太想你们了。就像现在这么坐着,我们三兄弟,3K!!”
“我也在这坐着呢,我是轩轩!”小家伙吃着还堵不上嘴。
“三兄弟?3k”韩唯一不禁问道。
“那是过去式”幕俊野抢先回答。
……
king,幕俊野,凌冰释你们到底有多少秘密?三兄弟?朋友?过去式什么意思?现在?一系列问题在韩唯一脑海里打转,因为轩轩的妈妈来接走轩轩,所以她只好带着小不点来到肯德基门口。
幕俊野:“一会儿,我送你回家!”
“不用,我和诺姐姐顺路。”韩唯一可不想在制作和霸王幕俊野独处的时间和空间。
“顺路么?”king好像不太相信。
“对,诺姐姐住我们家对面!”韩唯一自圆其说。她怎么会不知道诺姐姐娘家是她们家隔壁,可对门大妈不欢迎自家女儿回去住,诺姐姐婆家住哪?韩唯一根本就不知道。
“好吧!”幕俊野和king异口同声。
尴尬,三十六计走为上计。
“薯条,我的薯条!”轩轩把最后几根薯条攥在手里。
“番茄酱,还有番茄酱!”
韩唯一真是服了这个磨人的小家伙,“好,好,都给你拿着。”
“哈哈,下次见美眉!”凌冰释眯桃花眼。
“你想死啊,小子!”
“再见,大家。”
“路上小心。”king一如既往的温润如玉,温文尔雅。
“你就是怕竞争不过我。幕俊野,你就承认吧!撩妹子你不行!”
身后传来不堪入耳的话语,男人,好比芒果!妹妹韩朵啦这话一点也不假。
城里套路深,我要回农村。
就这样,出了肯德基的门。
我该去哪呢?爸爸,他肯定在厂里。诺姐姐家不行,怕她笑话。给妹妹打电话,不可以,这样陈姨会说自己挑拨她们母女关系。去外婆水果店住?不行,他们会担心的,说不定又会和后妈陈姨吵起来。
妈妈,世上只有妈妈好,有妈的孩子像块宝,没妈的孩子像根草。我没有偷拿陈姨的钱,可她为什么不相信。
轩轩被诺姐姐接走,韩唯一给好友丁茨茨打电话,茨茨妈说她去了奶奶家。妹妹韩朵啦,只要一放假,准住朋友家,无踪无影,无影无踪。
乘坐地铁,看着进进出出的人们,不知去哪的韩唯一迷茫,迷茫。
兜兜转转,天渐渐黑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