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秀都市异能 梵修羅Ⅱ輪迴六道-第六百三十四章 雪川(三)看書

梵修羅Ⅱ輪迴六道
小說推薦梵修羅Ⅱ輪迴六道梵修罗Ⅱ轮回六道
恢复往日气息的万花,依旧是歌舞升平其乐融融,而杏城在遇袭之后也效仿起了东皇灼华的样子。城区以崭新面貌和宗府开门,在玉虚慢走观察城区后来到万花前。
早得到信的丫鬟便老远接下玉虚,玉虚见后含笑:这是给我开小门子。
丫鬟行礼后带路,边走边说:公子是什么身份,你从大门进那还不待关门了。
玉虚无奈摇摇头跟着丫鬟来到眉楼后,还是上次吃酒的样子,只是少了外人的气息多了更大的气息。东皇识秋见后吃酒:点舞吗?也不贵,就一幅画而已。
玉虚坐下后含笑:该不会把人杀了吧?
东皇识秋吃口酒起筷:杀没杀我不知道,问题是传闻你半个月都不知晓。
玉虚含笑吃酒拿出黑牙丢给东皇识秋,东皇识秋见后皱眉:可出?
赤之魔导书
玉虚吃口菜:我的人在那?
东皇识秋听后吃酒:真心话,我连是谁都不知晓。
玉虚放下筷子:这么说我今天晚上是出不去了。
东皇识秋含笑:难,不过在这没人会动你,出了门我就说不准了。
玉虚听后含笑起身走到两幅画前:两枚印害死了四十万人,不值得挂在这供人欣赏。听说你可是文治武功,要不切磋一二,你赢了我就宣布战旗宗自相残杀而灭。我赢了,姑姑赐个赏如何。
莉姑姑这才出来:二公子是如何识破的?
东皇识秋听后含笑看玉虚:是呀?怎么回事?
玉虚含笑:非也,我们武师基本上都是好酒,身上不是酒气就是汗臭。进门气息便是青如鸿毛,那不是高人在还能是什么?
莉姑姑含笑:聪明,分享的很有道理。这没有裁判,不如到富子楼画如何,题目还是以白和灰两翼。
东皇识秋听后哈哈大笑:有意思,来人。
丫鬟进殿行礼后,东皇识秋含笑:鸣罗示意,富子楼摆下笔台,取丈八副,咱们就来个文书切磋。
玉虚听后:哎!丈八其能入姑姑法眼金晶,至少三丈,美酒佳丽楼台为月放才匹敌督察之言。姑姑乃凤中之风不染尘泥,我看还待武场台摆放,意识对祖宗家法的恪守。
东皇识秋听后哈哈大笑:有气魄,有胆识,照办。
半个时辰后,将魂武大赛用的擂台办过来的弟子们,将擂台整理的是一式宫式。闻风而动的临拜者将富子楼前围的是水泄不通,都是来一独这难得一见的盛景。在沸沸扬扬的议论中,万里红笑咪咪带着万花顶尖的实力派裙摆上场。吆喝呐喊声立刻升起,成了今晚十二州最热闹之所。
万里红含笑上展臂:各位达官贵人,各位学子大公子们,今晚是万花房有史以来最有面子的一次。东家是我们熟知的皇庭大督察东皇识秋本尊,西家是战旗府旗主云旗本尊。在此偶遇巧合笔谈绘画,由请二尊上台。
东皇识秋和玉虚才上台,众人行礼后,东家识秋含笑:你是叛徒,是至使东凌受灾的原凶家属,久闻其名粉彩不让须眉。众位乡亲父老,今日没有督察二字,只有缉拿二字。但这二公子说我笔法如同蚯蚓,咱们就拭目以待可好。
众人听后立刻嚷嚷,玉虚含笑:我是不是叛徒你可说了不算,众位乡亲父老,这督察使可是有言在先,输了就让我从万花随便挑一。万里红花万里红呀!这万里挑一云某可真是恨自个,为什么没有说把万花接了那。自古谁来不用死,红花湖里鬼见愁呀!
众人听后是立刻哈哈大笑,万里红听后含笑:吆,二公子,那你可待回去好好补补了,要不我给你找个合适的奶娘也成,别一早起来如风度,飘飘欲仙栽跟头。
众人一听立刻又哈哈大笑了起来,玉虚才含笑:那可不,就你那彻夜不眠似猫叫,不栽跟头也要爬上树了。
这取闹让东家识秋都无奈发笑,玉虚才含笑回身:督察使,请吧。
东皇识秋含笑:白。
东皇识秋落花后,万里红含笑:点香了,大家还请肃静,肃静。为了感谢两位大人物对万花的体恤,我决定今晚酒水一律免得,八楼齐开迎接诸位观赏陶乐。
众人立刻鼓掌后二人才起笔,玉虚思索片刻后含笑:要不要加点难度?
东皇识秋听后含笑:哦!请。
玉虚听后含笑伸出手召出刺,东家识秋含笑也召出刺。万里红一见立刻摆手,裙摆下礼台伙计们立刻劝众人后撤。东皇识秋含笑:你在给别人机会。
玉虚含笑:不给我就能出去了吗?
二人瞪眼便是刺碰刺满魂力冲出被结界拦下瞬间撕开云雾,这才开始绘画比试的便难度系数对比。这一比可被记录在册,由于都是满力交锋自然是笔如雾动般让世人大开眼界。画上后东皇识秋才开口:查到了什么?
玉虚含笑:说了怕你沉不住气。
东皇识秋含笑:那待看是谁。
玉虚含笑停下吃酒:你对九离了解多少?
东家识秋回笔停下拿酒:我得到的情报是一年前,当时凤昭还在纳闷怎么回事。
玉虚含笑起笔:你能瞒天过海,还能瞒过自己。
东皇识秋叹口气起笔:大伏山你去过吗?
玉虚含笑:没有。
东家识秋看看画快流笔走:没有大泉山的高度,确有大泉山的跨府,还是纵横跨度。别在查了,否则下次指不定在那。
一品農門女
玉虚含笑:怎么了,怕了?
东家识秋含笑:怕,我的书文里可没此字。
玉虚叹口气继续画:你为什么不救她?
东皇识秋要收刺,玉虚立刻撒手先落刺便是一掌,东家识秋一见也丢刺回一掌加大力度将暗影逼退。东皇识秋才回笔吃酒:凤昭去大伏山回来后以不在完整,我囚禁她在这是为了避嫌确还是被人查了出来。刚恢复人身便又被毁,我实在想不出来是怎么回事。
玉虚含笑:你确定?
东皇识秋叹口气:她生的娃娃动了不该动的人,我不杀儿子就待杀陛下。从此五百年来我们没有正面说过话,大公主又贪婪痴迷又是犯戒勾搭被我私下赐死。就这么多了。
玉虚停下吃口酒:其实你不该的,你明知道那是别人安排的,因没有证据无法避免事实发生。
东皇识秋含笑:所以我很喜欢跟你这样的人打交道,当晚我去为凤昭修复。可我确不记得从运魂到苏醒中间的事,后怕,真的后怕,睡醒脑子里都只有阴影。
玉虚含笑:你是不是让凤昭坑过我?
东皇识秋听后含笑停笔:得,跟我算旧账。可惜了,没坑死你,在多吃一口菜,估计你就活不到今日了。
玉虚含笑:都没把你绊倒,我怎么会死。
玉虚说完停笔,两幅原版画绘成香也燃灭。
万里红才上礼台行礼后:众位,大家说精彩吗?
众人早以傻眼,立刻同声:精彩,精彩…。
万里红才拍手后,丫鬟带二人回了后殿,待进殿后莉姑姑便鼓掌看着墙上的画:妙,真妙呀!两路不同的对抗技法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真不愧都是德高望重者。
玉虚听后含笑召出印上前盖印:姑姑就别夸了,在夸我等下连这都出不去了。
东皇识秋含笑召出印上前盖印后:别赖着不走,天一亮小心我拉你去斩首台。
玉虚包好印收回:姑姑,约定还算吗?
莉姑姑含笑:你多了一笔,要什么?
玉虚含笑伸出手:贵重的东西我又不稀罕,人吗我回去也没地安置,就赏不值钱又不让督察使难看的东西吧。
莉姑姑含笑召出酒给玉虚:这赏要的。
东皇识秋含笑坐下:吃酒。
玉虚噘嘴慢走,边走边说:连坛好酒都不给,还想让我跟你吃。人了,我住那呀?小丫头,小丫头。
等候的丫鬟听后赶忙出来带路,玉虚便拿着酒哼着曲慢走。东皇零和鸾仪这才出来,东皇零看看大鹏鸟:霸气外露,鹏程万里,大作可是很少。
东皇识秋缓缓后:这小子看来是知道了。
东皇零听后回身:什么意思?
东皇识秋听后便捏碎酒盏:人家跟我斗明白着请君入瓮,那个人是谁?
鸾仪听后含笑:哥哥,应该是咱们的人。
东皇识秋无奈:什么叫咱们,我要不收刺,金针是不是就打过来了?皇家颜面瞬间就会夸,饭桶,愚蠢。
少年同盟
东皇零听后看莉姑姑,莉姑姑坐下后:若是一个人还好说,可偏偏是两个人,只不过你没发现想害云旗者。所以不仅贵族可以发动祖法,还要承受来自战旗宗的压力,所以可以说成不是自己人。
东皇零听后瞪眼:是谁?
莉姑姑摇摇头:很强,要等明日云旗离开后在看最后的出手者。
东跨院,丫鬟们伺候玉虚沐浴后退下,玉虚才看看菜拿起酒吃口便上榻准备休息。变成余施施的模样出来的凤昭含笑捏捏玉虚鼻子,玉虚无奈:不是,你怎么阴魂不散?
凤昭含笑:我喜欢,我乐意,要伺候吗?奴才。
玉虚无奈闭目:在那?
凤昭含笑:你身下,玉毡上。
玉虚听后翻身下榻召出混浮测试后,在中间一片把发亮晶莹,玉虚见后含笑便召出药箱取针取下了玉片。快速加工出一片扣上后,才含笑躺下呼噜,凤昭便捏玉虚鼻子。
玉虚眯眼:睡觉,困了。
凤昭才含笑直接躺玉虚怀中:抱抱。
玉虚无奈便呼呼大睡没理凤昭。
次日,玉虚按习惯沐浴更衣写书后,这才闭目出了万花离开,出了方圆百里后强大的压迫正式袭来。玉虚才停下除了长袍拿出莉姑姑给的酒:多好的酒,可惜了被下毒了。
玉虚听后丢下酒,随着酒坛的破裂混浮剑随即而出撕开结界。黑麻麻的盾阵雷火,随着结界的破除拉响了沉降了杏城一角的战斗强度。时间不长仅仅数日,在玉虚混浮手起不留任何情面,那强大的压迫黑雾在玉虚出现破绽后。一击三尖两刃盘龙巨刃,以致命的办法让玉虚击飞便失去一半的实力。待黑雾散去蒙脸的巨刃大汉才露出面纱:没想到吧!
玉虚看到冥星后含笑:你觉得你能活多久,还是能逃脱了死亡的恐惧。即使你今天拿了最不该拿的隐刃,你也只不过是等着被死戒处决的人。
冥星听后含笑便是一刀被玉虚拦下:哦!看来你很有把握,你本可以认个错在我那要什么有什么,可你确倒向了内庭那就不能怪我了。
玉虚含笑一击九级加速震开冥星:你不是冥星。
大汉听后哈哈大笑:那就看看你能抗住吧!
潘多拉之心
大汉的出现拉响了玉虚的离开,在匹敌三日后玉虚见差不多了就准备开溜。可千算万算没算到百步穿杨击开大汉的瞬间。一道让玉虚没用发现的巨刃,当头一击将玉虚拍的失去了意识。